Loading
0

生生不息的若诗歌

  本文为老肖在多肉联萌的原创投稿,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有段日子没看到故事了,看个故事。本文没什么照片。

  这株若诗歌是我捡来的,是从我办公桌和墙的夹缝里捡的。这株花草在夹缝里经历了半年,竟然悄无声息的活下来,生命力太强大了。
  生生难息的若诗歌
若歌诗
  我们办公室的小赵姑娘爱种花草,办公室窗台上摆满了各种各样兰花、多肉植物什么的。小赵姑娘漂亮阳光,在我们这个中老年男为主的大办公室里,真是出类拔萃。
  小赵有了对象,我们办公室里各种奇花异草更多了。小赵的对象小刘出身农村,但脑子灵头,从家乡考选进了北京,成了国家部委公务员,在监事会里做“副处调研员”,经常全国各地出差,回来时就给小赵带回各种奇花异草,小赵就摆放在我们办公室。估计这株若诗歌就是那些年到了我们办公室。
  前些年我们这个办公室真是生机勃勃,盎然一片新绿。但从去年开始,小赵和爱人因家庭琐事开始有些矛盾,就没了心情管这些花草,一盆两盆地开始出现干黄,枯萎不少,直到大部分花草都死掉了。
若歌诗
  小赵和小刘的矛盾说起来挺出人意料的。小刘进了国家部委当公务员,就把父母也弄到北京,在南五环那边一个地方看大门,他父母在院里平常捡拾一些塑料瓶、纸盒子什么的垃圾,为了多卖些钱,周末小刘就借个三轮车,装上废品跟父亲去卖,等回到市里家中时难免脏兮兮的,小夫妻之间就因这事开始产生龃龉。头天两人矛盾,第二天小赵就到办公室与阿姨大姐们诉说,办公室里对“凤凰男”议论甚嚣尘上。
若歌诗
  去年年初时候我偶遇了一次小刘。我体检有脂肪肝,所以早上就步行上班。那次我走到某部委大院附近,一个小伙儿从后面追上我,叫我“叔”。我认出是小刘。小刘说,“叔,我是你们办公室小赵的爱人,您戴手表了么,今天有个重要考试,需要借您手表进考场”,我刚要迟疑,小刘已经拨通小赵电话,说了句话把手机递给我,这是让我接电话确认身份,我摘下手表递给小刘,小刘疾步进了那个部委大院。
  当时我想,这个小刘很利索,腼腆只是外表。他跟我打招呼、借表、确认身份、道谢一气呵成,不到一分钟,我三十多万的“金劳”手表给了他。第二天,小赵把手表带来还给我,还带了他们部委一个精致台历做礼品,看来,小刘做事周全,天衣无缝。小刘是参加他们部委内部举办的正处级干部考选的一场申论考试,挺重要的,所以在考场需要手表掐准时间。那份精致的台历被我们办公室老张霸占了去,其实我挺喜欢那个台历的。
  小赵和小刘两人矛盾终于爆发,三言两语间就办理了离婚手续,男方净身出户。离婚时,谁也没告诉。
若歌诗
  去年大约五一时候,小赵平白无故突然在办公室里大哭,把窗台上的花盘一盆一盆摔在地上,我们才知道她离婚了。我估计这株若诗歌就是当时摔砸花盆时掉到办公桌和墙之间的夹缝里的。大哭之后,小赵就休假了,到现在也没上班。去年国庆前打扫卫生,我发现了夹缝中这株若诗歌,下半截黑枯了,但上半截碧绿挺拔,我就随便找来小塑料盒弄了点草坪里的土栽种上。偶尔浇上点水,没想到很快就深绿挺拔。现在我们办公室就这一盆小小的花草了,大家都挺好奇的。
  前几天我们又聊起小赵和小刘。今年国家机构改革,小刘所在的监事会并入审计部,但小刘没去做审计,到西部一个贫困县去挂职了。小刘也再婚了,新人是刚毕业的姑娘,女方家里在武汉有首饰加工企业,一领结婚证,女方就在北京把房子、汽车全置办齐了,女方家还给小刘买了一块全自动全日历的“金劳”手表。
  看着窗台上这株若诗歌,想想小刘小赵那段已经逝去的姻缘,感慨万千。珍惜美好时光,珍惜现在!
若歌诗
  我们办公室老张吹吹嘘嘘的,说我捡出来种上的多肉叫“肉师哥”,我们随他叫“肉师哥”叫了好几个月。为了写这篇文字,我上网查,在多肉联萌里,才知道叫“若诗歌”。多美妙的名字,多么清秀的植物,在老张嘴里那么俗气,“肉师哥”,还猪八戒呢,这个老张!

  联萌大叔语:故事看完了,大叔补充下,其实这多肉既不叫肉师哥也不叫若诗歌(网上是有小部分怎么叫的),而是叫若歌诗,该名源自其拉丁文名 Crassula Rogersii 的音译,感慨下中国汉字的博大精深,音译都能整出这么美的名,可惜多肉本身姿色差点,如果好看点,应该能更火。

★微信搜索公众号id drlmeng,即可关注联萌,更多互动★。